about us网络硬盘网上阅卷校讯通微格直播
当前位置:首页 |教育视点|观点
我愿意复杂
读《皮囊·我的神明朋友》有感
作者:池丽微 发布日期:2017年03月08日 12:49 浏览次数:
 说起买这本书,竟和出卷有关,这样写好像显得本人敬业又乐业。

但事实的经过是这样的:听到《皮囊》是前年的导引审卷期间,记得是从另一组两位老师的讨论中听到皮囊二字,当时以为是一篇科技类的文章。直到真正用到这份卷,读到这个“很狠”的阿太,以及那句“肉体是拿来用的,不是拿来伺候的”,感觉文字很淡,但其勾勒的形象及个别直戳人心的文句不一般,这便是最初的印象。

如果不是后来学生的再提及,这篇文章可能就和众多接触过的阅读材料一样,成为了工作的一部分,可以随时淡去也可以主动将它过滤清除。那个孩子是今年考上提前招的,当时他考完跑来对我说:“语文阅读考的是《皮囊》,印象太深刻了!你和叶老大都讲过!” 可能是他的激动感染了我,我很努力回忆拼凑对“皮囊”的记忆,阿太的形象和那句话几乎是我和那个孩子同时脱口而出的,于是在不久之后为了出卷购置书籍时,在畅销书一栏里看到它时便毅然将它买下,然后它被我仍在书房直到两个月前的那个夜晚。

那是一个相对比较清闲的夜晚,那时先生的外婆过世了,所有繁复的仪式刚刚结束,疲累未消,外婆离去的伤痛还未细细抚慰,外婆的过世让我真正意义上经历了死亡。如果不是走得太突然,所有人的难过应该会轻一些,毕竟外婆已经86高龄,被查出癌症已有十年之久,谁能想到她竟会因为突发脑溢血离开我们?但这突然的噩耗带给我们的悲伤在历经近20天的送葬仪式之后,能感觉到每个人的疲累,我不明白为什么要经历这样一个复杂的过程?所有的仪式对我来说都是第一次经历,每一次去往灵堂的路上我想起他老人家种种好就难过得不能自已,但一到那儿,我就惶恐得不知所措,生怕我的“不懂事”会冒犯老人家的在天之灵,我所有的祭拜仪式都是在他人的指导下进行的。我就像个木偶被摆弄一番之后才得以逃离,祭拜该有的心意觉得自己未曾表达。所以在得知终于结束所有的仪式时,我真的是长舒了一口气,对那些我这辈子都学不会的规矩硬生生地生出几分厌恶来。

而当我在这夜深人静之时翻开《皮囊》,两个小时的欲罢不能,尤其是读完《我的神明朋友》时,我确定我的想法发生了改变。

作者的父亲在经历了五年中风之苦后离世,带给母亲的伤痛最终因为一个梦让母亲找到了疏解的出口。母亲对这个“没有情节、平静的梦”的解释如此可笑,但母亲的笃定除却让我们看到信仰在她心中印记之深外,可能更多是因为父亲的离开在母亲的心中凿开了一个巨大的黑洞,让她不断地下坠,没有尽头没有光亮,而这个梦无疑给了此时完全失重的母亲一根稻草,虽然它本是虚无缥缈毫无依据的,但母亲内心对这个梦的解释越笃定,这根稻草给予母亲的力量就越大。虽然母亲作为“神婆的女儿”,但“年少时的母亲,是个不相信鬼的硬骨头”,而此时她成了神灵的膜拜者,毫不怀疑,坚定不已地开始“找灵”。

反复的请香,连着一起的是每一次都要三次叩首,在等待神灵召唤前的等待,焦急地踱步、仔细的聆听。身处其中的作者对这套体系虽然充满质疑,但母亲的反应也让他深陷其中,面对为逝去亲人痛哭流涕的人,没有人能心硬如铁。更何况母亲完全沉浸在对神灵的深信不疑中,她激动、她急切、她渴盼、她号哭。于是作者看着母亲被骗200元的酬金也无能为力,因为面对死亡,面对生离死别,对于生者,那份无助和伤痛无人能解,无人可慰,除了寄希望于神灵,除了在宗教的仪式中不断麻痹着痛苦到不能自已的内心,让脆弱有一个可以借助之所,让悲伤有一个可以暂时寄存之地,让虚空有一个可以填塞之物。

 所以当“我”抗拒这一切荒诞的举动时,母亲会“撒腿就跑,追上我,一直盯着我,眼眶红红的,没有泪水,只有愤怒。”面对这样的母亲,“我”开始“喃喃”道:“你如果真能听到,就跟我回来,我真的好想你。”当听到母亲突然激动地大喊:“你父亲回来了。”“我竟然禁不住,大声嚎啕起来。”没有人能在逝去的亲人面前坚强如铁,没有人能在至亲亡灵来到面前时保持清醒与理智。所以那些天我们竟笑容满面地为父亲重新回来的亡灵忙前忙后,直至送父亲的亡灵安然离去,母亲的眼眶才“像泉眼一样流出汪汪的水”。此时的母亲终于可以平静地接受父亲离去的事实,因为他看到父亲了无遗憾,“恢复成二十出头的模样,皮肤白皙光洁,丰满均匀,尚且没有岁月和命运的痕迹。他剪着短发,身体轻盈”地离去。此时母亲的眼睛蓄着的一定是一汪平静的湖水,它淡然,说不上悲伤,亦无欣悦,那时母亲的心中终于可以接受父亲离开了,因为他是满足地、安好地离去的,这让母亲不至于为父亲的离开太过伤悲太过遗憾。于是她释然了,从此她便可以平静地守着岁月也等着岁月,让美好的回忆填满每一个生的日子。

合上这本书,我想我明白了,一切为了纪念的习俗是不能简化的,所有的形式并非只是外在的铺张,它是心灵对心灵的珍重所要求的仪式,对心魂的安慰是不能容忍简化的。

于是我也学着蔡崇达双手合十,对着窗外深邃的天宇,对着无处不在的神灵祈求和祝愿:“愿外婆安息,愿外婆一路走好!”

从此我也“愿意相信神明了”,并愿意为他复杂。

云图书馆在线咨询资源库教学资源优秀校友教育OA系统

外国语学校咨询热线

COUNSELING HOTLINE

校办:0577-55596866教务:0577-55596869政教:0577-55596878对外交流处:0577-55596870